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>> 理论 >> 茶座

少些“木头”,多些“树”

http://www.cnnb.com.cn    中国宁波网2017/10/25 04:25稿源:宁波日报

  刘根生

  “工业设计要和技术人员更好地结合,做到艺术性和科学性相结合,用设计创意提升中国制造。”在中国制造之美年度评选终评典礼上,专家们如是呼吁。

  工业设计是创造“枝繁叶茂的树”,功能和效率是其树干,文学、艺术、哲学等人文要素是其皮与叶。没有树干,皮与叶无所依;剥掉树皮,去除叶子,树干不过是根木头。换句话说,失去“文、艺、哲”,工业设计就是在制作“木头”——枯燥无趣,了无生机。呼吁“艺术性和科学性相结合”,无非是希望少些“木头”,多些“树”。比如陶瓷茶具《承东西》,茶杯、茶壶、茶盖,骆驼、大漠、天空、青瓷,完美组成了“沙漠剪影”,既富有创意,也充满了诗意。

  荷兰新锐设计师罗斯加德说:科技如诗,自己在努力谱写“科技诗篇”。比如他把梵·高名画《星空》改绘成发光公路,一条自行车道穿过梵·高曾经生活工作之处,给了人无限想象。南京青奥能源中心主持建筑师葛文俊在接受采访时也说,技术可以很诗意。他把青奥能源中心的百叶,设计成神似鸟儿展翅膀,隐喻“放飞鸽子”,象征自由与和平。

  所谓“技术的诗意”,就是把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有机融合,给人更多便利舒服和美感体验,创造了“枝繁叶茂的树”。古人云:“得天之道,其事若自然;失天之道,虽立不安。”比如庖丁解牛,始终按照其生理结构特征用刀,在顺应自然求至善中尽显智慧和技艺。创造“枝繁叶茂的树”,核心便是“得天之道,其事若自然”,而不是简单地给产品加个漂亮外壳。凡“枝繁叶茂的树”,必定凝聚着“真”——尊重规律、以道驭术、古朴淳厚;凝聚着“善”——简约利物、惠而不费,经世致用,利国利民,有益于文明教化;凝聚着“美”——巧夺天工、出神入化、充满灵性且绿色。

  “阅读干货病”已存在很久了。如今不少人也在阅读经典,但往往追求“以最短时间获得最多信息”,所谓“饱读诗书”成了“饱读摘要”。“干货”喻为不含水分,干事创业应求“干货”。阅读是“以文化人、以美育人”,只要“干货”,没有原汁原味人文滋润,心智及精神难免“干巴”。

  设计领域“木头”太多,也和“干货病”直接有关。比如城市设计重实用轻审美,结果是有绿化,没有山水;有建筑,没有栖居;有规划,没有特色;有指标,没有记忆。比如工业设计,不是“重用不中看”,就是“中看不中用”,总是背离“得天之道,其事若自然”。

  有人喜欢说:“美有什么用。能当饭吃吗?”从功利角度看,“美”在今天确实决定着产品是否有竞争力和高附加值。短缺经济时代,“实用又廉价”是主要竞争优势。经济在发展,中产阶层崛起,细节、品质、品牌、价值、个性、创意等成了竞争必备元素,谁能把握好,谁就更容易获得成功。比如在德国仓储式超市中,发展中国家所产电锯的出售价格为100欧元左右,德国产的斯蒂尔电锯售价大多是1000欧元起,这其中的差价在于科技含量,把普通金属敲打成科技奇迹。

  当人们站在金字塔底部的不同侧面时,相互之间的距离很远,当爬到金字塔高处时,距离就近多了。科技与人文脱节,往往还不是创新能力达不到,而是所站位置高度还不够。创新是人类进步的源泉,设计力则是创新不可或缺要素。美是愉悦源泉,美也是最大竞争力。沉下心来,舍得投入,多多创造“枝繁叶茂的树”,使真善美可观、可触、可感,中国制造才能赢得创新话语权和丰厚利润,中国品牌才能更好地走向世界。

编辑: 朱晨凯
 法治精神生存条件 不能缺少主张
去年,省委省政府经过10多年积极部署推进的宁波、舟山港一体化工作尘埃落定。宁波舟山港实现了实质性一... 详细
习近平总书记2·19和4·19两次重要讲话,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和战略高度,科学回答了事关新闻舆论事业... 详细